歡迎光臨黃金暴漲,茅臺暴跌,到底誰(shuí)才是“硬通貨”?_河南酒業(yè)網(wǎng)

設為首頁(yè)加入收藏聯(lián)系我們

 
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» 資訊 » 行業(yè)資訊 » 正文

黃金暴漲,茅臺暴跌,到底誰(shuí)才是“硬通貨”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(fā)布日期:2024-04-12  瀏覽次數:20842
核心提示:作為國際市場(chǎng)“硬通貨”代表,黃金價(jià)格接連創(chuàng )出新高,目前已超過(guò)700元/克,并且呈現持續上漲之勢。而與黃金價(jià)格暴漲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作為國內消費市場(chǎng)“硬通貨”的茅臺酒,其價(jià)格卻震蕩下行。投資如何選擇?考驗著(zhù)眾多消費者。
黃金

黃金價(jià)格、茅臺酒價(jià)格,一個(gè)向左一個(gè)向右。

日前,作為國際市場(chǎng)“硬通貨”代表,黃金價(jià)格接連創(chuàng )出新高,目前已超過(guò)700元/克,并且呈現持續上漲之勢。而與黃金價(jià)格暴漲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作為國內消費市場(chǎng)“硬通貨”的茅臺酒,其價(jià)格卻震蕩下行。

市場(chǎng)消息顯示,從3月初至今,原件茅臺酒從2990元跌至2800元左右,散瓶茅臺酒從2700元跌至2500元左右。短短一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里,原件、散瓶茅臺酒均暴跌200元左右,這遠遠超出市場(chǎng)預期。

貴州茅臺良好的業(yè)績(jì)表現,也未能緩解茅臺酒價(jià)格下滑的頹勢。茅臺2023年財報顯示,貴州茅臺營(yíng)收、凈利潤分別實(shí)現1505.6億元及747.34億元,同比增幅均達到18%以上。同期,茅臺酒實(shí)現營(yíng)收1265.89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17.39%,占比總營(yíng)收達到84.08%,繼續助推貴州茅臺穩坐白酒行業(yè)“頭把交椅”。

在此背景下,本輪茅臺酒價(jià)格暴跌,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,茅臺酒還是白酒市場(chǎng)的“硬通貨”嗎?

茅臺酒

首先,從國際局勢來(lái)看,避險情緒正在籠罩投資市場(chǎng)。從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黃金作為一種“無(wú)息貨幣”,其收益率不足3%,投資角度來(lái)看,黃金并不是一種很好的投資品。但當前國際地緣政治格局正在發(fā)生重大變化,疊加全球迎來(lái)大選年以及在“去美元化”浪潮、美元降息預期下,投資市場(chǎng)被避險情緒所籠罩,“硬通貨”黃金的避險屬性更加凸顯,自然也就成為了投資市場(chǎng)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。

在白酒行業(yè),也有一種曾經(jīng)被稱(chēng)為“硬通貨”的產(chǎn)品,那就是茅臺酒。“硬通貨”自然是一種比喻,但相比黃金的避險作用,茅臺的金融屬性不可同日而語(yǔ)。而此前加碼茅臺酒的部分投資者為了更好規避風(fēng)險,在當前環(huán)境下拋售茅臺酒轉向投資黃金,是一種再自然不過(guò)的選項了。一拋一吸,自然解釋了黃金、茅臺價(jià)格為什么一左一右。畢竟,盛世收藏、亂世黃金,是投資界不變的真理。

其次,從消費層面來(lái)看,消費降級是本輪茅臺酒價(jià)格下降的重要原因。在當前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走勢不確定性增強、居民收入增速放緩等現實(shí)情況下,越來(lái)越多消費者開(kāi)始注重非必要不消費,從而加劇了消費市場(chǎng)的疲軟,春節旺季消費并未釋放“長(cháng)尾效應”也充分體現了這一點(diǎn)。

況且,去年年底至今,包括茅臺在內的眾多酒企僅對核心產(chǎn)品提升出廠(chǎng)價(jià),并未提升終端售價(jià),也從側面表明,酒企對消費市場(chǎng)早已表現出某種擔憂(yōu)。畢竟,白酒在某種程度上是“剛需品”,但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“必需品”。

具體到茅臺酒本身,縱觀(guān)過(guò)去各個(gè)階段的發(fā)展歷程,茅臺酒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一直與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居民收入緊密相關(guān)且并向而行,當前消費疲軟也必然對其價(jià)格造成不利影響。此外,茅臺另一款明星大單品,茅臺1935終端售價(jià)也持續走低,目前終端售價(jià)在900元左右,較上市之初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腰斬。據此,我們也可以得出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結論,當前白酒消費降級正加速從中低端白酒市場(chǎng)向高端白酒市場(chǎng)蔓延。

第三,從渠道層面來(lái)看,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引起市場(chǎng)恐慌,從而導致渠道跟風(fēng)拋售助推價(jià)格持續下行。眾所周知,茅臺酒終端售價(jià)長(cháng)期高于官方指導價(jià),但渠道利潤絕大部分被一批商、大型團購商等中間商攫取,這也導致廣大煙酒店實(shí)際利潤極其微薄,甚至利潤維持在二三十元是常態(tài)。而一旦茅臺酒價(jià)格處于下行通道,這勢必引起煙酒店渠道悲觀(guān)預期,從而進(jìn)行拋貨緩解經(jīng)營(yíng)壓力。

另外,由于近些年茅臺酒投資屬性持續增強,這也造成相當數量的茅臺酒并未真正開(kāi)瓶消耗,而是囤積在渠道形成了市場(chǎng)供需的“堰塞湖”。而伴隨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,也勢必引起這部分“囤積居奇”中間商的恐慌,從而引發(fā)“拋售潮”出現,進(jìn)而導致近期茅臺酒價(jià)格震蕩下行。畢竟,利好不一定能刺激市場(chǎng),比如去年12月初茅臺酒提價(jià)并未傳導到終端,但任何一個(gè)利空都有可能被無(wú)限放大。

此外,從供需方面來(lái)看,茅臺酒放量對其價(jià)格也造成了沖擊。據了解,今年3月份,茅臺酒在傳統經(jīng)銷(xiāo)商渠道的投放量占全年比重為13%左右,往年同期比重為7%左右,這意味僅3月單月茅臺酒投放量就增加了六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若再加上此前1-2月份的25%左右的投放量,茅臺酒今年一季度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渠道的投放量占比達全年近4成。

不止于此,茅臺也進(jìn)一步加大了不同規格茅臺酒的投放量,尤其近期在“巽風(fēng)數字世界”平臺放量20萬(wàn)瓶375ml茅臺酒(巽風(fēng))。

眾所周知,市場(chǎng)供求關(guān)系是決定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的另一個(gè)重要因素,供大于求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通常將下降,反之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通常將企穩上漲。雖然茅臺酒具有稀缺屬性且長(cháng)期在市場(chǎng)上供不應求,但短期內如此巨大的市場(chǎng)投放量,且是在消費疲軟的現實(shí)情況下,勢必對茅臺酒價(jià)格產(chǎn)生負面影響。另外,“龍茅”終端價(jià)格大跳水也佐證了這一點(diǎn),該酒市場(chǎng)投放量為4000噸,遠超其它茅臺生肖酒數倍。

從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茅臺酒銷(xiāo)售仍然處于賣(mài)方市場(chǎng)格局,銷(xiāo)量取決于供給而非需求;另一方面,茅臺酒在消費端的消費熱度、消費心理、消費場(chǎng)景等面子消費屬性上沒(méi)有發(fā)生改變,其銷(xiāo)量、盈利能力等層面良好表現也成為絕佳注腳,但如果茅臺對目前價(jià)格動(dòng)蕩的情況聽(tīng)之任之,長(cháng)遠看會(huì )動(dòng)搖其在消費者心中“硬通貨”的認知,傷害傳統經(jīng)銷(xiāo)商渠道,而這,最終也會(huì )傳導到資本市場(chǎng)。

總之一句話(huà),本輪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是由多重原因造成,但其價(jià)格不會(huì )無(wú)底線(xiàn)下跌,未來(lái)大概率會(huì )維持在一個(gè)較為穩定及合理的價(jià)格區間。目前茅臺酒價(jià)格回落尚在可控制范圍內,屬于相對正常的市場(chǎng)自我調整行為,未來(lái)價(jià)格重返3000元時(shí)代或許有一定難度,但穩定在2500元左右價(jià)格帶運行還是比較有市場(chǎng)基礎的。(稿件來(lái)源:佳釀網(wǎng)。圖片為網(wǎng)絡(luò )資料片)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(guān)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(guān)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(diǎn)擊排行